老邢经向真正的茅台酒厂询问得知

来源:未知日期:2019-04-13 03:06 浏览:

  一听说有人能搞到茅台酒在大连市的独家代理权,商人老邢乐坏了。“如果能拿到代理权,在家等着数钱就行了!”老邢借了高利贷,先后付给对方170万好处费。未料,这竟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老邢的巨款打了水漂不说,每月还得还六七万利息钱。

  去年4月份,老邢在贵州认识了56岁的郑某,酒局后,双方一直保持着联系。去年10月份,老邢计划经营茅台啤酒生意。郑某听说后,告诉老邢,如果能拿出300万元,他就能帮忙拿到茅台酒厂的代理权。

  老邢去了一趟贵州,准备委托郑某帮助办理茅台酒代理权。到贵州当天,老邢就给郑某甩了20万元。过了几天,郑某又向他借了6万元。11月9日,郑某给了老邢一份“授权文件”,上面写着“茅台集团销售部批准茅台酒厂设立辽宁省大连市独家二级代理商”等内容。而后,郑某以需要打点关系为名,在老邢那里拿了40万元。

  为了拿到代理权,老邢当时红了眼,借了巨额高利贷。在被骗去的170万中,有100多万是高利贷借款,利息为六分利。

  去年12月中旬,老邢接到了郑某的电话,按郑某说话的意思,还得给酒厂有关人员好处费。老邢当即汇给他35万元。紧接着,郑某又来电要去了6万元。

  老邢告诉记者,不久后,郑某称酒厂希望大量收购或种植酿酒用的高粱,让老邢到黑龙江省租一块土地,酒厂领导准备去考察,老邢当即跑到黑龙江,联系了一块土地。“领导”说来就来了。几天后,郑某带着一名自称是“酒厂书记”的女子来到了黑龙江。老邢看到,女子有50多岁,看上去挺干练、沉稳,的确有领导风范。为了陪好“书记”,老邢好吃好喝伺候,还买了大量珍贵土特产。老邢光花在接待一项上的费用,就有近10万元之多,同时他还给“书记”塞了10万元。另外,郑某还称,“酒厂厂长”的父亲住院了,老邢最好能拿出20万元汇给“厂长”。老邢同意了,照办不误。

  去年12月21日,郑某告诉老邢,称马上就可以签代理茅台酒的合同了,老邢再一次去了贵州。在贵州,郑某跟老邢要了1万元,说是请“酒厂厂长”吃饭。12月25日,老邢又给了郑某20万元打点费。老邢说,郑某拿到钱后,向他保证事情肯定能办妥,让他在宾馆等消息。“还有其他人也在托我办理代理茅台酒的事情,我得先走一步。”

  老邢一直等到12月26日,也没见郑某带他去签合同。老邢拨打了郑某的手机,发现郑某已经关机。这时,他才有些慌神儿了。老邢到郑某家中找他,发现郑某不在家中。

  老邢经向真正的茅台酒厂询问得知,老邢所提供的酒厂“厂长”和“书记”压根就对不上号!

  而后,老邢在贵州展开了调查,结果令人大吃一惊:经茅台集团认定,“授权文件”是假的不说;更惊奇的是,那名远赴黑龙江考察的冒牌“书记”也自称被骗了。

  原来,老邢在贵州找到这名“书记”后,她表示,自己在当地某机构工作,此前与郑某相识。当时,郑某找到她,称可以帮她找个富商出资10万元拍电影,她才跟着郑某来到了黑龙江。抵达黑龙江后,郑某突然表示,得扮演“酒厂书记”才行。她没想到,事情能引发如此严重的后果,“我也非常后悔,但真的不是有意去骗你。”

  左思右想后,老邢向贵阳市兴关路派出所报案。据了解,派出所已经对此事立案调查,立案缘由为涉嫌诈骗。目前,郑某并不承认自己诈骗了老邢。贵州警方表示,警方还在敦促当时扮演酒厂“书记”的女子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目前,郑某仍未被公安机关所控制。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