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战争 怎么回事

来源:未知日期:2019-06-11 15:56 浏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希腊英雄佩利尤斯(Peleus)为迎娶海之女神茜蒂斯(Thetis)大排延宴。奥林匹亚圣山上的众神们全都作为女方亲友的出席。主管争执的女神埃里斯(Eris)发现自己是唯一没有收到正式请柬,就巴巴地赶来的,觉得很丢脸。于是弄出个刻着“给最美丽的”字样的金苹果来报复。当场就有三位女神出来宣称自己才是最美丽的。第一位是主神宙斯(Zeus)的妹妹兼太太,天后赫拉(Hera);第二位是宙斯的女儿、富于智慧与技巧的女战神雅典娜(Athena);第三位也是宙斯的女儿、主管性爱的阿芙洛迪特(Aphrodite)。

  三名决赛选手居然全都来自第一家庭,可见天界也是个官大一级压死神的地方。而赫拉阿姨老当益壮,连哥哥都敢嫁,跟女儿们比美自然不在话下。老奸巨滑的宙斯被夹在中间,其余的男神们更是禁若寒蝉,只好出损招说只有跟各方都没关系的人才是最公正的评判。这个烫手的山宇最终扔给了正在伊达山(Mount

  帕里斯从小就是个倒霉蛋,虽然贵为王子,长得齿白唇红、一表人才,却因为被人预言将会导致特洛灭亡而被父兄们赶到山上放羊。帕里斯一没权二没钱,只好娶了森林里的精灵谢娜芮(CEnone)为妻,小两口无拘无束倒也过得逍遥快活。

  三大美女可谓各擅胜场:天后赫拉端庄秀丽,浑身洋溢着古典美;女战神雅典娜丰胸细腰,结实的长腿与健康的肤色极具动感与爆发力;爱神阿芙洛迪特则是烟视媚行,比花花公子的插页女郎更加惹火。假如帕里斯活在现代,当然知道应该先来晚礼服与泳装预赛,再问些“假如你当选宇宙第一美女,你会为人类做些什么”之类的无聊问题,最后宣布三人并列冠军。至不济,也要搞几个什么“最上镜小姐”、“最健美小姐”之类的小奖项,再拉些减肥霜、香水的广告,签他百八十部片约,保证让三位女士都笑逐颜开,达到所谓“三赢”的境界。可惜几千年前的放羊娃帕里斯是个土包子,这位众神推荐的“公正裁判”立刻以权谋私,搞起腐败索脍来。

  赫拉许诺给他权力与财富,让他成为整个欧亚大陆的主宰;雅典娜的开价是无上荣耀与战无不胜的军事才能;阿芙洛迪特则直接了当――人间的第一美女。跟任何正常的男人或者色狼一样,帕里斯毫不犹豫地决定用金苹果换美女。

  根据传说,阿芙洛迪特接下来就带着帕里斯乘船去了斯巴达(Sparta)摇身一变成了国王门内劳斯(Menelaus)与王后海伦(Helen)的座上客。海伦就是阿芙洛迪特所说的第一美女。她的美貌是如此的出众,几乎所有年轻一辈的希腊英雄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甚至她结婚时大家还一起发誓随时为她而战。这其中就包括佩利尤斯的儿子阿基里斯(Archilles)。这里有个时间上的漏洞――佩利尤斯与茜蒂斯刚完结婚,他们的儿子就已经可以泡妞了?另外海伦凭什么号称是人间第一美女呢?难道阿芙洛迪特还要把所有的人类美女筛选一遍?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以阿芙洛迪特自己为原本克隆出一个美女胚胎,天上第一美女的克隆当然也就是人间第一美女。帕里斯现货变成期货,不得不多等十几年让海伦长大。被神涮了一道,他也从此变得阴险狡猾起来。

  帕里斯最终在阿芙洛迪特的帮助下把海伦拐回了特洛伊。希腊人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与誓言不得不跨海远征。

  斯巴达只是古希腊众多小王国之一,门内劳斯知道自己势单力孤,于是大发英雄贴,要求大家兑现当年守护海伦的誓言。门内劳斯这种‘有福独享,有难同当’的精神自然缺乏号召力,接贴者们八仙过海想方设法要赖账。

  希腊人中最有名的谋士叫俄底修斯(Odysseus,也就荷马第二部史诗奥德赛中的男一号)。他老婆帕妮洛普(Penelope,也是汤姆克鲁斯的性感女友的祖先)是海伦的堂姐。尽管大家是亲戚,俄底修斯却认为“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田原生活,比远渡重洋去抢人有意义得多。于是他决定装疯,就把驴和牛套在一起,跑到寸草不生的盐碱地里胡耕一气。可惜使臣也不是省油,见状就去把俄底修斯刚出生的儿子抱来放在犁前。俄底修斯急忙改道,终于被揪住了狐狸的尾巴。眼看推不掉了,俄底修斯只好决定多拉几个垫背的,而当时公认的希腊第一高手,就是拥有金钟罩铁布衫神功的阿基里斯。

  阿基里斯的老妈茜蒂斯虽然出身神界,但对于宙斯以下众男神们成天倒处拈花惹草、放荡不羁的生活方式以及极端自我中心、面子至上的劣根性极为反感,毅然下嫁一个会生老病死普通人。可见女性在骨子里更加勇于求变,这大概也是为什么硅谷里那多么中国女士嫁了老外的原因吧,却罕有哪位兄弟迎娶洋妞的原因吧。

  由于婚礼上的金苹果事件,茜蒂斯生下阿基里斯就预见至他将来会在特洛伊有性命危险,于是抓着他的脚后跟在冥河里浸了浸,让他混身刀枪不入。正是茜蒂斯这种不向命运低头,坚决抗争到底的精神,使得她这个没什么权柄的小散仙,反而成了诸神之中最令人敬佩的一个。

  为了阻止阿基里斯去特洛伊,茜蒂斯干脆让他化妆成少女,并把他送到岛国撒里洛斯(Scyros)扮成国王利科米德斯(Lycomedes)的众多女儿之一。俄底修斯听到风声之后,就跑来找阿基里斯,却竞然无法从众多公主里面认出他来。这里其实有个从来不为人知的大秘密――阿基里斯生得无比俊美,从小就有严重的同性恋倾向,虽然成了天下第一高手,是所有希腊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却恨不生为女儿身(后来的东方不败,走得也是这条路,不过他引刀自宫却是任我行搞得鬼)。阿基里斯虽然表面上也是海伦的追求者之一,但其实二人私下里却是情同姊妹,否则门内劳斯绝对无法抱得美人归,利科米德斯也不敢让他成天跟女儿们混在一起了。

  俄底修斯于是化妆成一个妇女用品专卖商混入宫廷,他一面唾沫横飞地推销他的香水、时装、神奇胸罩与‘带翅膀’的卫生巾,一面注意观察。他发现只有国王最美丽的女儿对这些全毫无兴趣,却拿起他特意带来的一套武器把玩。认出了谁才是‘带把公主’,说服阿基里斯就相对容易多了。俄底修斯一方面动之以情,一方面用曝光阿基里斯的秘密相威胁,终于让阿帅哥乖乖就范。

  经过整整两年的准备,希腊十万远征军的舰队终于齐集Boeotia的Aulis港。希腊联军的司令官是Mycenae的国王阿迦门农(Agamemnon)。这位总指挥闲着没事打猎玩,却误伤了狩猎女神阿苔密斯(Artemis)的宠物红鹿。阿苔密斯一怒之下狂风大作把希腊舰队困在港里动坦不得。阿迦门农只好去请教先知卡尔恰斯(Calchas)。卡尔恰斯说只有用阿迦门农最心爱的女儿伊菲吉妮娅(Iphigenia)活祭才能平息女神之怒。阿迦门农这下傻了眼,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派人向太座克莉特曼妮斯特拉(Clytemnestra)谎称要把女儿嫁给阿基里斯。暗恋阿基里斯多年的伊菲吉妮娅欢天喜地急急赶来,等待她的不是温暧红罗帐里情郎的拥吻,而是冰冷祭台边父亲的匕首。就在父女相残的人间惨剧将要上演之时,阿苔密斯终于动了恻隐之心,一阵风把伊菲吉妮娅摄走,让她成为狩猎神庙的女祭司。大风也就此停息,希腊舰队终于扬帆出港。

  然后失去女儿的克莉特曼妮斯特拉却无法原谅阿迦门农。当多年后阿迦门农终于凯旋而归之时,克莉特曼妮斯特拉谎称要跟他洗鸳鸯浴,趁他在澡盆里身边没有卫兵与武器,亲手用浴巾把总司令给绑起来砸死了。还过据历史学家们考证,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阿迦门农纳了特洛伊公主卡桑德拉(Cassandra)为妾。这卡桑德拉原是被太阳神阿波罗看上的美女。阿波罗赋予她预言家的能力,然而卡桑德拉接受了好处,却不肯跟阿波罗得呈(前一阵被指吊楷子的台湾女主播薛凯莉走得就是卡桑德拉的路子)。阿波罗吃了暗亏,老羞成怒就让她的预言无人能够理解或者相信(那个日本奸商则是利用新闻媒体来泼脏水,历史是多么的相像)。

  希腊舰队终于到达了特洛伊海岸,却在登陆时遇到以逸等劳的特洛伊军队的迎头痛击。联军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谁也不愿意打头阵死战。看到情况万分危急,最高贵的希腊英雄之一普洛特西劳斯(Protesilaus)带头冲了上去,却被特洛伊的头号高手赫克特(Hector)格毙当场。他的妻子、女战士洛达米亚(Laodamia)悲痛无比。她以泣血之心祈祷,“万能的神啊,让他回到我的身边吧,哪怕只有一个钟头,我也死而无憾了”。就连心如铁石的冥王Mercury也被这对夫妇的深情所感动,让普洛特西劳斯重新复活。夫妻重逢,千言万语变作一个拥抱,然后携手双双再次杀入战场,终于用他们的血肉之躯与生命突破了特洛伊军队的滩头防线。

  为了纪念这对感天动地的英雄夫妻,精灵们在他们的墓地周围种满了冬青树。茂盛的树从会长到能够看见特洛伊城墙的高度,然后枯萎,然后再次重新发芽,周而复始。

  首先感谢网友们对拙文的支持,由于时间关系只好以后再回贴了。因为不少朋友问起拙文与电影故事的不同之处,昨天只好花了八刀去电影院里体验了一把。

  我非常佩服该片的编剧,能够把一个跨度十几年、涉及了无数人与神、交织着爱情、欲望、荣誉、战争、政治的极其复杂的故事浓缩到短短的二个半钟头里,功力着实非凡。最难能可贵的是他把传说中与神有关的部分几乎全部剔除,完全从现代人类的能够理解的角度来加以诠释,再加上极其壮观的战争场面与特技效果,和那张令无数人倾倒的漂亮面孔(不是海伦,而是布莱德毕特),绝对值回票价。

  个人以为,宗教与神明是人类发明出来解释无法理解的现象的一种的精神工具。有了神,许多‘于情于理都不该发生,却发生了的事’就有了合情合理的因果关系,让人容易接受了。天意和命运,从来都是悲剧里不可或缺的因素。电影里把战争的起因解释成希腊与特洛伊这两个隔海相望的大国之间不可避免的争霸战,是一种很好的赏试,但是在公元前1200年那种食物与劳动力奇缺的环境里,以此作为希腊人倾巢而出劳师远征到对方的城下打一场延续十数年的战争的起因依然缺乏说服力。

  神明的另一个作用是被用来影射当权者。在中国古代叫避讳,白居易的《长恨歌》讲得是唐明皇跟杨贵妃的故事,却第一句就是“汉皇重色思倾国”。即使几千年后的今天,除了少数几个国家(包括美国)可以成天拿自己的最高元首开涮之外,在大多数地方还是极不明智的举动。特洛伊故事大部分神明的所作所为都只能让人摇头叹息,反倒是那些平凡的人类之中到处涌现出可歌可泣的英雄来。

  关于特洛伊战争的最权威记录公认是公元前750年盲眼吟游诗人荷马的史诗伊利亚特(Iliad)。不少人认为特洛伊战争不过荷瞎子编出来蒙饭吃的神话传说,直到一八七一年德国考古学家在现在土尔其的东北部找到特洛伊城的废墟及许多与描述相符的证据,才平息了这种争论(中华文化讲究‘心明眼亮’,总是把谎言称之为“瞎说”或者“睁着眼睛说瞎话”,“瞎子摸象”之类的寓言更有岐视残疾人之嫌。荷马生在古希腊是他的运气)。

  当然,电影特洛伊为了让绝大多数观众(绝大多数美国劳动人民在逻辑与历史知识方面都是高度Challenged)能够理解,影片引入了不少简单公式化的套路,结果造成不少地方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不过瑕不掩玉,具体我就不多讲了,免得减少还没看过的朋友们的悬念。

  主归正传,我写此文既非考古也不是历史研究(主要是自己没料),所以在追求合理解释的前提下还是以趣味可读性为主,所以还是会延续神人交识的传统说法。

  另外据一个熟悉历史的朋友指出,阿基里斯是同志这种看法早在二百多年前就有人提出,现在早已是主流的看法。而我这只井底之蛙却还自以为有了什么惊人发现呢。

  荷马的史诗一开始就已经是特洛伊战争的第九年了。古希腊当时处在封建社会从诸候割据向中央集权过渡的时刻,与仍处于奴隶社会的特洛伊相比,占有天时。可战争是在远离希腊的高大城墙之前进行,特洛伊明显拥有地利。希腊联军师出有名为荣誉而战,特洛伊则为生存而战,人和方面双方平分秋色。

  战争的前九年双方来回拉锯,谁也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希腊方面阿基里斯勇冠三军,特洛伊方面派出过无数勇士挑战,却无人是他一合之将,只要代表阿基里斯的银色盔甲与黑色头缨出现在哪里,希腊军队就会士气百倍;而特洛伊勇士们也只好接受现实,能逃多快就跑多快。

  然后希腊人没有重型的攻城器械,没能一鼓作气攻下特洛伊,反而被挡在坚固的城墙之前束手无策。再而衰、三而竭,经过九年漫长的战争,希腊人的士气已经跌落到最低点,不少战士病倒,思乡情绪日重,联军面临着四分五裂的危险。统治者们解决内部矛盾的灵丹妙药之一就是转移目标。阿迦门农于是伙同祭司们谎称之所以攻不下特洛伊是因为太阳神阿波罗在庀护着特洛伊。于是希腊联军出乎意料地绕开特洛伊,而去攻击其拥有最大神庙的友邻城市。大获全胜的战利品中包括两个绝色处女――准备用来奉献给阿波罗的女奴布蕾色丝(Briseis)和太阳神祭司的女儿克里茜叶丝(Chryseis)。希腊人按照军功分脏,阿基里斯分到了头号美女布蕾色丝,阿迦门农则挑了克里茜叶丝。九年没有碰过鲜活美女的阿迦门农早就到了‘母猪似貂蝉’的地步,恨不得立刻入港。不料太阳神祭司利用希腊人敬神的心理,跑到门口要人,并威胁说,“如果你敢糟遢我女儿,我就向阿罗波神祷告让你们通通死无葬身之地!”。

  虔诚的希腊人一听就慌了,连忙召开长老会议,阿基里斯带头要求阿迦门农放人。阿迦门农这时早就精子上头,说什么也不肯放人,除非阿基里斯用布蕾色丝来换,并公然暗示反正阿基斯也“用不太着”。其他希腊统领唯恐阿迦门农改打他们战利品主意,都异品同声地要求阿基里斯让步。这等无赖行径深深刺痛了阿斯里斯的自尊,他同意换人,但声明从此退出联军不再参战。没有了阿基里斯,希腊人几乎失去了战胜的希望。

  与此同时,特洛伊方面也因为没能保护好阿罗波神庙而怕神降罪,慌了手脚。于是双方进行谈判,约定由受辱的丈夫门内劳斯跟第三者帕里斯一战定胜负,决定海伦的归属,避免进一步的无谓死伤。门内劳斯虽然本是吃嫩草的老牛,可是几十年南征北战,依旧勇猛之极。而小白脸帕里斯从小牧羊,后来又每天跟天下第一美女海伦在一起,早就淘空了身子,听说要跟门内劳斯决斗顿时傻了眼,心说那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得了。他的哥哥赫克托跟他说,“其实你是可以战胜门内劳斯,堂堂正正地拥有海伦的。我现在就传你败中求胜的绝招。门内劳斯力大剑沉,你一手挽盾一手拿标枪肯定挡不住。你先假装害怕把标枪掉在地上,门内劳见你没有武器一定会扔掉盾牌只用剑。你就用双手举盾步步后退,等时机成熟就用盾盖住身体就地一滚捡起标枪扎他个透心凉!”为了给儿子打气,特洛伊国王普里亚姆(Priam)特意带着海伦登上城楼观战。海伦也天真地以为平时在她面前充满男子汉气概、显得英勇无比的帕里斯定能战胜老朽的前夫,给这场不幸的爱情与战争一个圆满的结局。她心情愉快地回答着老国王对各路希腊统帅的质询,当普里亚姆部起为什么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没有看见阿基里斯时,单纯的海伦回答说也许他意外受伤了,他们曾是密友,阿基里斯也曾就把他的脚后跟是练门的密秘告诉过海伦。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周围的特洛伊将领门得知阿基里斯并非不可战胜,又顿时不甘心地起了毁约之意,他们于是急忙下去分头去布置,和平的机会在不知不觉中逝去了。

  此时在城外,两阵对圆。帕里斯一边不停地在嘴里重复着绝招的要领,面提醒自已千万不能在海伦面前丢脸。然而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等到帕里斯看见双眼通红、连盾牌都不拿,舞着巨剑冲过来的门内劳斯,顿时就魂飞魄散,把赫克托的话全都扔到了九霄云外。他本能地哆里哆索投出了标枪,却只能在不躲不闪的门内劳斯的盔甲上留个印子。接下来他手里的盾牌也被一剑磕飞了。面对死亡的恐惧,帕里斯彻底崩溃,他瘫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请求门内劳斯饶命。看着眼前这个软骨头,门内劳斯深深地为那些死在特洛伊城下的勇士门不值,于是一把揪住帕里斯的头盔往回拖。特洛伊箭手潘达鲁斯(Pandarus)突施冷箭,射伤了门内劳斯,刚刚完成进攻准备的特洛伊军队也冲杀出来抢回了帕里斯。猝不及防的希腊人顿时被击溃,四散逃命。特洛伊军队首次乘胜杀入了希腊人的营盘,开始放火烧船。

  军队一向是同志的温床。如果说阿基里斯以前只是有这种倾向的话,九年特洛伊战争则让他变成了真正不折不扣的同志哥。他的情人也就是他年幼的堂弟帕特克劳斯(Patroclus)。年轻的帕特克劳斯对阿基里斯无比崇拜,经常幻想着有朝一日也能象阿基里斯一样在战场上所向无敌,为希腊民族争取胜利与荣誉。

  眼看希腊的远征军面临覆灭的危险,阿迦门农不得不向阿基里斯求助,不仅答应送还美女,还外加大量的财物,然而盛怒之下的阿基里斯对此充耳不闻,就是不出兵。一旁的帕特克劳斯觉得阿基里斯把个人恩怨放到整个希腊联军的生死存亡之上太过份了。于是他穿上阿基里斯的盔甲,准备带领阿基里斯的手下参战。站在一边冷眼观望的阿基里斯其实心里也很矛盾,他知道联军迫切需要支援,但又不愿意让人觉得他当初是为了财物与美女才与阿迦门农决裂。临行时,他特意悄悄叮嘱帕特克劳斯,“见好就收,不用真得交手,把他们吓走也就是了。”不料这句关心的话却深深伤害了帕特克劳斯的自尊心,他暗下决心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也是一名勇敢的战士。

  阿基里斯的银盔黑缨一出现,原本奋勇冲杀的特洛伊士兵顿时魂飞魄散,抱头鼠窜。而希腊联军则突然变得士气大振,战局顿时逆转,不仅把特洛伊人赶出了营盘,还一路疯狂追杀。为了保护特洛伊的有生力量不被一举消灭,特洛伊勇士门尽管明知无幸,也不得不来迎战‘阿基里斯’,掩护主力撤退。

  第一个冲上来的是特洛伊第二勇士萨皮东(Sarpedon)。这萨皮东其实是希腊人,据说是宙斯跟前面提到过的那对抢滩英雄夫妻中的太太洛达米亚的私生子(洛达米亚能让丈夫复活,除了她的刻骨深情之外,早年曾经与主神有过一腿估计也不无帮助),因为从小受到家族的岐视,他就愤然当了志愿军加入了特洛伊方面。萨皮东早年跟阿基里斯有过一面之缘,本打算利用这个关系跟阿基里斯套套磁,争取能拖上一会儿,不料来得却是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的帕特克劳斯。萨皮东报上名号却见对方丝毫没有故人之情直冲过来,慌忙要拔出投枪应战却被帕特克劳斯一枪扎死了。知道特洛伊第二勇士竞然不是自己一合之将,帕特克劳斯顿时漂漂然起来,觉得自已也能象阿基里斯一样所向无敌。

  又乘胜杀死了几个特洛伊勇士之后,帕特克劳斯把目标锁定在特洛伊第一勇士赫克托身上。赫克托看见‘阿基里斯’冲来,也吓得不轻,知道今天就是跟心爱老婆、孩子永诀之日,然而武士与特洛伊的荣誉不容许他退缩,赫克托还是咬牙驾着战车冲了上去。帕特克劳斯已经没有投枪了,就举起一块大石头扔将过去,把赫克托的战车给砸翻,车夫被压断了双腿,赫克托则成了滚地葫芦,摔出老远,几乎爬不起来了。帕特克劳斯跳下战车,准备上前给赫克托致命一击。断了腿的车夫绝望地捡起一把剑从背后刺去,想要延缓阿基里斯的步伐,却不料一击而中。望着‘阿基里斯’胸口露出的剑头与喷涌而出的鲜血,周围所有的特洛伊与希腊战士们全都不敢想信自己的眼睛。赫克托最先反应过来,跳起来一剑割断了这个特洛伊人心目中无敌恶魔的喉管,并剥下他身的银甲与头盔穿在了自已身上。“赫克托杀死了阿基里斯!”听到喊声,正在狼狈逃命的特洛伊军队又有了希望,而看见赫克托穿着阿基里斯的盔甲耀武扬威的希腊战士则赶快掉头逃命,战局第二次戏剧性地逆转了。

  望着帕特克劳斯被剥去了盔甲、毫无生机伤痕累累的尸体,阿基里斯悲痛欲绝。这不仅因为帕特克劳斯是他的堂弟与情人,更因为帕特克劳斯是第一个让他认识到做一个同志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而是一种特点(按三番市流利的说法是Gay

  friend),一样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为自己感到骄傲而不是自卑。阿基里斯痛悔自已的幼稚举动葬送了自己最心爱的人,发誓为他报仇。他独自驾车冲出营盘,截住了乘胜追击的特洛伊将士,声称他是阿基里斯要求与赫克托决一死战。

  特洛伊勇士们一听就乐了,另一位特洛伊王子利考恩(lycaon)笑道,“你们这些希腊狗总想把别人当猴耍,你是阿基里斯?那身盔甲怎么穿在我哥哥身上呀?如果刚才被干掉的那个不是阿基里斯,那他就一定是病得快死或者已经溜回希腊卖屁股去了。”说完就抢先冲上,却被阿基里斯给干脆利索地一剑结果了。阿基里斯用滴血的剑指着赫克托沉声道,“你杀死的是我的堂弟帕特克劳斯,我发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赫克托本也觉得胜利来得太容易,这时更无怀疑,他一面让其他人先退,一面拔剑冲上来应战。然后却被含恨出手阿基里斯杀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每一个照面都会在赫克托身上增加一个伤口。看到别人已经走远了,赫克托也掉转车头往回跑。阿基里斯在后面紧追。战局在短短的一天里第三次奇迹般地扭转,希腊联军再次变成了追击者。

  阿基里斯死死盯住穿着自已盔甲的赫克托不放,两个人都是独自驾着战车速度极快,前面的特洛伊军队还没逃回城里,环亚国际娱乐,阿基里斯就已经追到了。为了不让阿基里斯乘势杀入城内,赫克托只好放弃入城的打算,绕城而走。老国王在城头五内俱焚,含泪恳求众人救助,然而此时希腊军队已经冲到了城边,败军入城之后,吊桥也已经拉起了。赫克托眼看无法幸免,只得再次转身应战,却被阿基里斯一枪贯颈。赫克托慢慢倒下时,对阿基里斯说,“大家都是战士,请你可怜我年迈的父母,让他们赎回我的尸体,能够享有一个为特洛伊奉献出生命的儿子的葬礼。”

  阿基里斯不为所动,断喝到,“狗才,别跟我提什么赎金与怜悯,我跟你不共戴天。相信我,你的尸体只会被野狗光顾。就是给我二十倍于你身体重量的黄金,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的(Dog,

  阿基里斯剥下赫克托身上的盔甲,用绳子将尸身绑在战车后面,又拖着他血肉模糊的身体在特洛伊之前来回跑了几遍,才掉头返回希腊人的营地。

  阿基里斯回到营地里,亲手把重新夺回来的沾满鲜血的银盔黑缨清洗干静,然后再一件一件轻轻地替帕特克劳斯在身上,仿佛他只是睡着了一般。抚摸着帕特克劳斯冰冷的面庞,阿基里斯第一次对那此自己过去坚信不移的东西产生了怀疑。“复仇真的有意义吗?为什么我已经手刃敌人并把他抛在你的脚下,然而心中的悲痛却没有分毫减轻?打赢这场战争真的有意义吗?难道比无数和帕特克劳斯一样勇士们的生命更重要?”假如说痛苦是成长的催化剂,那么正从这一刻起,痛失至爱的阿基里斯开始了从一个只追求胜利与荣耀的战士向以整个希腊民族的利益为已任的领袖的转变。

  年迈的普里亚姆在城头看见赫克托被杀,当时就晕倒了。等他一醒过来,就老泪纵横地质问大祭司与军队的统领们,“你们当初决定毁约,不是说是神的旨义让我们得知阿基里斯的弱点,神会在今天把荣誉赐给特洛伊,让希腊人彻底失败的吗?为什么结果却是我们的军队大败而归,我最心爱的儿子赫克托却被阿基里斯在我的眼前屠戮,连他尸体还要受辱?赫克托是特洛伊最英勇的儿子,我要亲自自去把他赎回来安葬!”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老国王是疯了,在这种时刻去希腊人的营盘,还不如直接找根绳子上吊来得省事。只有普里亚姆的最美丽的小女儿波莉茜娜(Polyxena)挺身而去,“父亲,让我陪你去吧。你就装成其它城市来给阿基里斯敬献美女的使臣,希腊人看见我们手无寸铁一定会让我们过去的。”

  波莉茜娜的美貌果然让希腊士兵们毫不起疑,将他们引到了阿基里斯的帐前。普里亚姆扑倒在阿基里斯的脚前,流着眼泪颤抖着亲吻了他的手,“噢,阿基里斯。我做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父亲做过的事情――我刚刚亲吻了杀死了我许多儿子的那双手。你的父亲一定也上了年纪吧,虽然他多年没有见到你,但他总还有希望有一天会再次与你欢聚。而我已经失去了许多儿子,现在连我最心爱的儿子赫克托也为国捐躯了。求求你,看在神的面上,看在你父亲的面上,可怜可怜我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让我把他赎回去吧。”

  阿基里斯这种真情与勇气深深感动了,阿基里斯扶起白发苍苍的普里亚姆说,“老人家,今天虽然是你们先毁约,但结果却是我们都失去了最亲爱的人,你可以带赫克托回去,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展开全部特洛伊战争的故事,在荷马之前就流传于世,但现代人熟知的特洛伊故事,主要还是源自荷马的《伊利亚特》和《奥德塞》。

  其中,《伊利亚特》讲述的故事从阿喀琉斯的愤怒开始,到赫克托尔之死结束。《奥德塞》主要讲战后俄底修斯历经艰险回故里的故事。荷马史诗中,奥林匹斯山的众神远不是完美的化身。他们好斗、善于辞令,很少进行道德说教,展示自己权威的手段采用不加掩饰的神力,愤怒和喜悦都表现得单纯直接。这些特点使得神话故事有更为鲜明的人性色彩。

  特洛伊城的来历及战争的起因和后续故事,有被称之为史诗群的许多史诗加以描述:《库普利亚》、《埃西俄丕斯》、《小伊利亚特》、《特洛伊的失陷》、《回归》,但由于艺术价值远远不如荷马《伊利亚特》和《奥德塞》,很少为人提到。

  现代人全面了解希腊故事的比较权威的书,首推18世纪的德国人古斯塔夫.施瓦布的《希腊的神话和传说》。他从多种不同的希腊文献中,将凌乱复杂、矛盾百出的传说加以整理,使之成为前后连贯的完整体系。

  特洛伊城是由宙斯的儿子达耳达诺斯的重孙子国王伊洛斯建立,它按宙斯的旨意受女神雅典娜的庇护。可在阿波罗神和波塞冬神帮助伊洛斯的儿子国王拉俄墨东修建城墙后,拉俄墨东却抵赖事先答应的工钱,使得众神愤恨,预示了城市的毁灭。

  拉俄墨东的儿子普里阿摩斯的第二房妻子生下两个儿子,第一个是英雄赫克托尔,第二个是命中注定给特洛伊带来灾难的帕里斯。因可怕的预言一度被国王遗弃的帕里斯在山中放牧的时候,面前出现三个女神,天后赫拉和智慧女神帕拉斯,和爱神阿佛洛狄忒,爱神魔术般的魅力使得帕里斯选择她为最漂亮的女子,从此得到了将拥有世上最美丽女子的预言,也招致了赫拉的愤怒。

  美丽的海伦是宙斯和勒达的女儿,凡间最美丽的女子。她的美丽引来了络绎不绝的求婚者。她的继父,斯巴达国王廷达瑞俄斯为避免拒绝众多人选招致怨恨,要求所有求婚者立誓与将来选中的新郎结为盟友,共同反对任何因海伦而加害国王的人。阿伽门农的兄弟,亚各斯人的国王墨涅拉俄斯被选中,与海伦结婚后,他继承了斯巴达的王位。

  帕里斯率舰队前往希腊国试图接回被赫拉克勒斯掠走的姑母赫西俄涅,在斯巴达见到丈夫外出访问独自在家的海伦,两人立刻陷入情网。他忘掉使命,把宫殿掳掠一空,并拐走海伦。

  墨涅拉俄斯获悉后,求助于兄长阿伽门农,招集因海伦而结盟的国王们,前往特洛伊,从此开始了惨烈的特洛伊战争。

  最后响应战争号召的希腊国王,一个是狡猾的俄底修斯,另一个便是阿耳戈英雄帕琉斯和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儿子阿喀琉斯。阿喀琉斯婴儿时,被母亲偷偷放在天火中燃烧,要把他的凡胎烧掉,但被帕琉斯撞破,忒提斯从此躲到海中,而阿喀琉斯也留下脚跟的致命弱点。

  半人半神的阿喀琉斯命中注定是攻陷特洛伊的必要人物,也注定死于这场战争。超人类的神勇使得他有着神一般的狂妄自大,也使他仁慈、友爱、珍视荣誉更胜于他人。从祭祀典礼中保护阿伽门农的女儿伊菲革涅亚,战场上痛惜童年挚友帕特洛克罗斯可见一斑。战争中途,他因阿伽门农的不公,愤而退出战斗,又因帕特洛克罗斯的惨死而重新投入复仇之战,他杀死了阿波罗神庇护的英雄赫克托尔,也因此走到了注定被阿波罗毒箭射中脚踵而死亡的命运终点。阿喀琉斯死后,成为奥林匹斯山众神的一员。

  从海伦被劫到赫克托尔之死整整经历了20年。而特洛伊战争也前后持续了10年之久。在一片厌战之声中,希腊人采用了俄底修斯的木马计。他们佯装撤走,在广场上留下暗藏希腊人的巨大木马,同时安排一个士兵扮成逃兵骗说特洛伊人。特洛伊人果然中计,将木马牵入城中,从而导致城池被毁,满城被屠。

  希腊英雄佩利尤斯(Peleus)为迎娶海之女神茜蒂斯(Thetis)大排延宴。奥林匹亚圣山上的众神们全都作为女方亲友的出席。主管争执的女神埃里斯(Eris)发现自己是唯一没有收到正式请柬,

  就巴巴地赶来的,觉得很丢脸。于是弄出个刻着“给最美丽的”字样的金苹果来报复。当场就有三位女神出来宣称自己才是最美丽的。第一位是主神宙斯(Zeus)的妹妹兼太太,天后赫拉(Hera);第二位是宙斯的女儿、富于智慧与技巧的女战神雅典娜(Athena);第三位也是宙斯的女儿、主管性爱的阿芙洛迪特(Aphrodite)。

  三名决赛选手居然全都来自第一家庭,可见天界也是个官大一级压死神的地方。而赫拉阿姨老当益壮,连哥哥都敢嫁,跟女儿们比美自然不在话下。老奸巨滑的宙斯被夹在中间,其余的男神们更是禁若寒蝉,只好出损招说只有跟各方都没关系的人才是最公正的评判。这个烫手的山宇最终扔给了正在伊达山(Mount Ida)里放羊的特洛伊王子帕里斯(Paris)。

  帕里斯从小就是个倒霉蛋,虽然贵为王子,长得齿白唇红、一表人才,却因为被人预言将会导致特洛灭亡而被父兄们赶到山上放羊。帕里斯一没权二没钱,只好娶了森林里的精灵谢娜芮(CEnone)为妻,小两口无拘无束倒也过得逍遥快活。

  三大美女可谓各擅胜场:天后赫拉端庄秀丽,浑身洋溢着古典美;女战神雅典娜丰胸细腰,结实的长腿与健康的肤色极具动感与爆发力;爱神阿芙洛迪特则是烟视媚行,比花花公子的插页女郎更加惹火。假如帕里斯活在现代,当然知道应该先来晚礼服与泳装预赛,再问些“假如你当选宇宙第一美女,你会为人类做些什么”之类的无聊问题,最后宣布三人并列冠军。至不济,也要搞几个什么“最上镜小姐”、“最健美小姐”之类的小奖项,再拉些减肥霜、香水的广告,签他百八十部片约,保证让三位女士都笑逐颜开,达到所谓“三赢”的境界。可惜几千年前的放羊娃帕里斯是个土包子,这位众神推荐的“公正裁判”立刻以权谋私,搞起腐败索脍来。

  赫拉许诺给他权力与财富,让他成为整个欧亚大陆的主宰;雅典娜的开价是无上荣耀与战无不胜的军事才能;阿芙洛迪特则直接了当――人间的第一美女。跟任何正常的男人或者色狼一样,帕里斯毫不犹豫地决定用金苹果换美女。

  根据传说,阿芙洛迪特接下来就带着帕里斯乘船去了斯巴达(Sparta)摇身一变成了国王门内劳斯(Menelaus)与王后海伦(Helen)的座上客。海伦就是阿芙洛迪特所说的第一美女。她的美貌是如此的出众,几乎所有年轻一辈的希腊英雄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甚至她结婚时大家还一起发誓随时为她而战。这其中就包括佩利尤斯的儿子阿基里斯(Archilles)。这里有个时间上的漏洞――佩利尤斯与茜蒂斯刚完结婚,他们的儿子就已经可以泡妞了?另外海伦凭什么号称是人间第一美女呢?难道阿芙洛迪特还要把所有的人类美女筛选一遍?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以阿芙洛迪特自己为原本克隆出一个美女胚胎,天上第一美女的克隆当然也就是人间第一美女。帕里斯现货变成期货,不得不多等十几年让海伦长大。被神涮了一道,他也从此变得阴险狡猾起来。

  帕里斯最终在阿芙洛迪特的帮助下把海伦拐回了特洛伊。希腊人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与誓言不得不跨海远征。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