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8)

来源:未知日期:2019-06-12 03:39 浏览:

  豫酒振兴行动如火如荼。作为豫酒五朵金花之一的河南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宋河酒业”),却遭遇着股权冻结、资产质押等问题。

  企查查信息显示,宋河酒业母公司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辅仁集团”)以及实际控制人朱文臣,持有公司的部分股权、其他投资权益数额等约1.4亿元被冻结,期限最长至2022年5月26日。此外,从2018年1月至今,宋河酒业合计进行9次动产抵押,被担保债权数额超过16.4亿元。抵押物包括不锈钢罐、储酒罐、灌装车间生产线设备、宋河散酒等。

  《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走访了解,每年5月至9月,宋河酒业的酿酒生产都会停工。据知情人士透露,2019年春节之后,宋河酒业的酿酒生产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宋河酒业品牌部负责人高丽艳否认了这一信息。她告诉记者,不存在过年后一直停工的情况。此外,每年5月至9月,不适宜浓香型白酒的生产,这是行业常态。至于股权方面的问题,高丽艳表示这需跟集团层面沟通。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对方回应的内容。

  企查查信息显示,根据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9)沪0115财保941号】,辅仁集团持有的宋河酒业部分股权、其他投资权益数额等9376万元人民币被冻结,期限为2019年5月27日至2022年5月26日。

  几个月前,宋河酒业实控人朱文臣也出现同样的状况。根据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8)沪0112民初19339号】,其持有宋河酒业的部分股权、其他投资权益数额等3446.996万人民币元也被冻结,期限为2019年1月10日至2022年1月9日。

  公开资料显示,宋河酒业是豫酒五朵金花之一,辅仁集团在2002年正式控股,辅仁集团创始人朱文臣为宋河酒业的实控人和法定代表人。

  值得注意的是,辅仁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辅仁药业的股份也遭遇冻结,或与涉诉有关。根据辅仁药业6月1日公告,辅仁集团持有该公司7700.72万股遭遇冻结。辅仁药业在公告中表示:“部分冻结标的远高于涉诉金额,辅仁集团拟向有关法院提出财产保全执行异议申请,并积极妥善处理相关事项。”

  目前,尚不清楚宋河酒业上述股权被冻结的原因,宋河酒业方面也未回应记者的采访。

  此外,进入5月份以来,宋河酒业已经三次成为被执行人。5月7日和5月22日,宋河酒业新增三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是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执行标的分别为29419400、8363814和7357600(原文未标注单位,此处应为元)。

  资深注册会计师、知名财税审专家刘志耕告诉记者,宋河酒业成为被执行人,可能是因为宋河酒业有债务需要偿还,由于未及时偿还,对方债权人申请强制执行造成,但这很容易让社会对公司的偿还能力产生疑问。“执行的原因被公开后,如果属于对宋河酒业不利的事件,如经济纠纷、长期欠债不还、客户索赔等,则会对宋河酒业产生相应的负面影响。”

  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李保芳说,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坚代表了国内发酵工程和环境微生物研究领域的最高水平。茅台作为中国传统酿造企业的典型代表,拥有最为复杂的酿造工艺和最为神秘的微生物环境。双方合作一定是“强强联手,优势契合,互利多赢”,将有助于提升茅台微生物研究工作的精度、高度和广度,有助于丰富陈坚院士团队的研究经验,有助于引领酱香酒行业发展实现质的提升。

  记者还注意到,宋河酒业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辅仁药业,在2018年向平顶山银行郑州分行的1个亿保证借款中,宋河酒业出现在保证人名单中;在保理借款中,农投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附有追索权的应收账款质押借款 5000万元,宋河酒业以及其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提供担保。

  “宋河酒业作为保证人,还是要承担一定的担保风险。如果借款人还不起借款时,宋河酒业作为保证人要代还借款。”刘志耕说。

  宋河酒业原为鹿邑曲酒厂,成立于1968年。在1989年的全国第五届评酒会上,“宋河粮液”荣获中国名酒称号,跻身全国十七大名酒之列。2002年,辅仁集团控股宋河酒业。根据该公司官微显示,“2002~2018年,宋河酒业连续16年稳居豫酒第一,领军豫酒板块”。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7年10月份,河南省政府金融办印发2017年省定重点上市后备企业名单的通知,宋河酒业成功入选。该通知要求政府有关单位要进一步加大省定重点上市后备企业的培育、帮扶力度。这意味着宋河酒业获得了来自省一级的政策扶持。

  不过,记者在实地走访时了解到,宋河酒业从2019年春节之后至今,酿酒生产一直没有开工。多位在宋河酒业厂区周边工作的人员表示“已经停工半年了”。一位宋河酒业的员工家属表示,每年的5月至9月,宋河酒业的酿酒生产都会停工。今年则是从过年之后就没开工。她揣测说:“可能是因为今年白酒形势不好吧。”

  宋河酒业品牌部相关负责人高丽艳否认了这一信息。“不存在停工半年的情况。”她告诉记者,每年5月至9月,因为温度较高不适宜浓香型白酒生产,所以工厂都会进行停产,这是行业常态。多位白酒业内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

  辅仁药业2019年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31日,宋河酒业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在2018年资产总计为69.20亿元,负责总计为7.12亿元。

  在经营层面,目前尚不清楚宋河酒业的整体销售业绩以及对辅仁集团的利润贡献。宋河酒业总裁朱景升在今年2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2018年宋河酒业实现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8.97%,其中宋河“国字”系列产品销量实现40%的增长速度。就此,业界预测宋河酒业的年营收应在15亿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宋河酒业多项资产已经被抵押。自进入2018年以来,该公司合计进行9次动产抵押,被担保债券数额超过16.4亿元。抵押物包括不锈钢罐、储酒罐灌装车间生产线设备、宋河散酒等。

  企查查信息显示,在登记日期为2019年4月10日的一则动产抵押信息中显示,宋河酒业47台的200立方米的不锈钢罐、18台的730立方米的不锈钢罐以及14条灌装车间生产线设备成为抵押物;在登记日期为2018年1月3日的一则动产抵押信息显示,2890吨的50度国字宋河九号散酒成为抵押物。

  “公司频繁进行动产抵押,难免发生要承担连带偿还责任问题。对于一个处于正常生产经营状态的公司,很可能因抵押资产被强制执行而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如果是不重要的生产设备对公司的影响可能不是很大,但如果是主要设备,则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刘志耕说。

  身体标注站立,双脚打开,与肩膀同宽,膝盖可微微弯曲。双手各持一个哑铃。身体向前弯腰,注意腰板要挺直,臀部往后翘起。双手微曲,上臂贴合腰部,眼视前方。

  白酒行业分析人士蔡学飞表示,频繁利用生产设备以及原酒进行抵押,可能是其母公司或企业本身资金比较紧张。如果抵押状态长期得不到解决,对企业的生产经营一定会产生影响。

  刘志耕认为,上述因素可能对宋河酒业的上市工作产生影响。因为上市审核时肯定不希望看到对拟上市公司有重大不确定影响的问题存在。

  事实上,在2015年,宋河酒业曾筹划上市,但最终未果。上海新梅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新梅”,600732.SH)在2012年11月,通过全资子公司喀什中盛出资 2.7 亿元投资宋河酒业,总计持有宋河酒业 10%的股权。彼时,辅仁集团承诺,如在公司投资后三年内宋河酒业没有公开上市,则辅仁集团有义务回购公司持有 5%的宋河酒业股权。

  按照2013年2月的公告显示,宋河酒业前三年营收规模为12.74亿元、14.29亿元和15.5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8亿元、2.08亿元和2.31亿元。此外,ST新梅在2014年报中提到,2014年宋河酒业营收实现13.24亿元,净利润1.29亿元,2015年实现净利润约1.7亿元,同比增长13%。

  截至目前,ST新梅仍持有宋河股份5%股权。对于这项财务投资,ST新梅的态度是“择机妥善处理剩余5%的宋河酒业股权”,并以不便透露太多信息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蔡学飞认为,在白酒行业呈现挤压式增长和名酒回归的大环境下,业外资本对于区域性中小酒企的热情正在减退。而在充满竞争的河南市场,包括宋河酒业在内的豫酒面临的竞争愈发激烈。“豫酒如果想实现突围,进行省内并购是一个选择。另外就是大力发展品牌价值、增加体验感等。”

  “东奔西走,要喝宋河好酒。”宋河酒业将这一朗朗上口的宣传语做成招牌立在酒厂旁边。而未来能否有更多的人喝到宋河好酒,资本市场又是否能够畅饮宋河好酒,还有待时间验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